<b id="bmrbz"></b>

    <rp id="bmrbz"></rp>
    <rt id="bmrbz"></rt>
    1.  
      靜默絕不代表沒有思想——高健
       
      發布時間: 2012-12-19 瀏覽次數: 392

      一年以來,一直覺得我教的泛讀班太過于沉悶了,有時近于死寂。可是,一個學期下來,發現這個偏于沉默的群體作文與考試時體現出來的人文素養遠遠高于我的預期。學生們默默地、默默地、努力消化著也許對他們而言多少有些艱澀的東西。我知道,他們是很重視的,因為他們多少感覺到了,泛讀課有些“古怪”。

      泛讀課程中第四個單元的主題是"in pursuit of love",談及這一話題,自然不可回避親情、友情與愛情,但是,單元中第二篇文章談論的卻是美國文化中的“個人主義人生態度”,作者以飽含自豪與驕傲的文筆對美國文化中個人主義價值觀大加贊賞,稱其為美國人尋求自我文化身份的獨特途徑。毫無疑問,這篇文章與整個單元的主題并不非常切近,多少有些文不對題,由于當時選材時時間緊迫,倉促選擇,現在卻要自食其果了。然而,仔細想想,卻也并非全無勾連,如果我們把個人主義解釋為對自我獨立人格的“肯定與尊重”,那么這一社會價值觀念難道不是對自我的一種“愛”嗎?這種“自愛”難道不是一個典型的美國人安身立命的基本生活方式嗎?想到這里,心下豁然開朗,原來關于“愛”的詮釋絕不僅僅是一個情感世界的問題。一種社會文化珍視怎樣的“愛”,一種社會形態以怎樣的方式釋放愛的能量,這是與整個文化的倫理基礎、道德標準與價值理念休戚相關的。

      上課時一時得意,決定把這個主題擴展一下,考考這幫沉默的小孩。我用電子郵件的方式給他們發出了如下的問題:

       

      各位:

      今天和大家討論了“美國的個人主義”,作者的觀點是充分發展的個人主義或者說個體意識是美國人民尋找自我身份、安身立命的基本方式,作者很以這種美國式的人生態度感到自豪與驕傲。我們不得不承認,這種美國式的自我肯定對于我們當下近乎毫無自我的時代,不啻是一種療救的藥方。所以,我今天強調了很多“自愛"的重要性。

      但是,我沒有做過多地衍生,也沒有就這個問題提出批判性的觀點。我現在問一問各位,這種強大的自我意識能否撫慰中國人的靈魂?我們當下中國現代文化是否需要這一強烈的自我意識?在我們的生活實踐中,中國人是怎樣尋找他的文化與社會身份的?在詮釋“愛”的問題時,什么對于一個中國人是最最重要的?期待你們的答復。

       

      說實話,我并沒有那么那么的期待,因為這個問題太嚴肅了,不適合90后的胃口。可是,自從第一位同學給我發來她的回復,我就知道事情要遠遠超出我的預期了:

      自古以來,中國人的集體意識就比所謂的個體意識強上很多。夏商時期的宗法制,分封制不僅做到了權力上的集中,更是加強了對人的精神上的集中。宗法制是建立在血緣關系上,分封制則是建立在君臣之間所謂的利益關系上,受封對象都是因為承擔情感責任和信任責任而為國效忠。這樣一來,中國人的自我意識就在千年以來的這種封建的政治關系里逐漸淡化。

      當今的中國社會,這種集體意識則體現在中國人強烈的民族自豪感中。每當奧運會,亞運會等國際重大體育賽事舉行時,這種意識就表現的愈發強烈。當國家遭遇一些重大的災難,比如特大雪災,西藏、新疆的暴力活動,汶川特大地震,湄公河船員遇襲,南海諸島的主權爭端,這種集體意識往往可以將整個國家牢固的擰成一股繩,展現出驚人的民族凝聚力。

      愚以為,在經濟建設與和平發展時期,尤其是在現在的整體國民素質還十分低下的階段,我們不應該過度強調個體意識的發展,否則很有可能使社會變得更加動蕩不安。

       

      W同學的回復既符合他踏實沉穩的生活態度,也符合他老成內斂的氣質風度。雖然理論上并不周全,但是他本能地將中國式的“集體”建立在“血緣關系”與“情感責任”的基礎之上,充分體現了他剖析社會問題的直覺感受是超于常人的。在論及“個體意識”時,他不忘“整體國民素質還十分低下”這一現實歷史語境,這一自然流露的實踐智慧尤其難能可貴。毫無疑問,W君不代表90后群體的主旋律,反對之聲旋即撲面而來:

       

      強大的自我意識對中國人的靈魂的確是有撫慰作用的,而且我認為我們現在是需要這種強烈的自我意識。中國人一直都被灌輸集體主義的思想:個人要服從于集體,集體要服從于社會。被這種思想的熏陶結果是,人們很少能主動、敢于表達申訴自己的權利。因為社會都在推崇舍小家為大家,所以個人即使有不同的想法也缺乏申訴的勇氣和途徑。長此以往,自我意識也逐漸消減。

      社會的發展,西方文化的傳入讓人們更加深刻地去思考個人的價值利益與追求。我以前一直將個人主義和利己主義混淆。重新認識其定義了之后,我是極力推崇個人主義的。每個人的存在都有其自身的價值,我覺得對于社會國家的利益統一是不能忽視個人自我意識的。擁有強烈的自我意識讓人們敢于爭取、敢于表達,是一種對個人尊嚴的捍衛。只是不斷地處在認同國家利益集體利益的人是無法活出自己的價值的。人都不是無私的,都是有私心的,如果能夠恰當的表露出來,強調自我意識滿足個人利益,我相信對于國家、社會的發展都是有意義的。(LL同學)

       

      我們為了要合群而合群,漸漸沒有了自己的想法。認清自己很重要,因為只有認清自己,才能認清世界,找準自己的定位。這就涉及到我們應當怎樣找準自己的位置,認清自己。我認為首先要有一定的個人主義,一味地追求只能換來迷茫與困惑;另一方面,要學會以一個合適的方式表達自己的思想,使大眾更容易接受。(L同學)

       

      強大的自我意識的覺醒,有利于發展自我,張揚個性,表達想法,增加國人自身的存在感,是能撫慰中國人心靈的,每個人都有被認可被認知的欲望。由此觀之,中國現代文化需要這一自我意識,因為當今的中國文化明顯地缺乏創新,缺乏自己的特色這正是由于形式化體制化的條條框框壓抑了人們的自我意識,從而扼殺了國人創新精神,中國文化在當今信息化的時代隨波逐流逐漸喪失了自我。激發中國文化的自我意識,中國現代文化才能迸發生機活力,有助于實現中國文化的復興。(C同學)

       

      讀著這些雖然略顯稚嫩但卻無比真誠的文字,眼前浮現出那一張張熟悉卻又陌生的臉龐。課堂上每次提問時,他們總是立刻低下頭去,近乎貼近桌面,還不時用眼角的余光偷偷打量我前進的方向,生怕與我的視線不期而遇。我可以想象,為了回答我的提問,他們定是神情肅然,抓癢撓腮,字斟句酌,左右推敲,大有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探究態度。想想我在課堂上還不時責備他們只知被動學習不知主動思考,心中不禁掠過一絲愧欠之情。我捫心自問,自己對他們究竟了解多少呢?這個問題還未及深思,下面一篇文章的出現更是令我瞠目結舌了:

       

       

      安身,立命,匍匐,叩拜,中國人在這條通往靈魂圣殿的路上走了太長的一段路。

      知遇,知恩,孝廉,忠義,中國人在這個階級等級盤根錯節的社會上掙扎了許久。

      可是,我們為何而活?你,我,我們的祖先有想過自己嗎?

      封建社會禁錮了本該馳騁的大腦,和諧社會又摧毀了本該清亮的心智。

      過去沒有自我意識是因為不允許,現在沒有自我意識是因為看不清——我想說這是更深刻的悲哀。

      我們沒有基督教東正教天主教作為抵抗資本主義浩劫的軀殼,軟弱,怯懦,不堪一擊。

      所以現在,中國人的眼睛——一只是灰色的,因為他們看不到前方;另一只卻是五彩斑斕,那是寶石映射在其中的光芒。

      試想,如果國人能建立起自我意識——自尊自愛自重自律,最重要的是知道自己是誰,知道自己作為一個坐標在軌道上的位置,那么,我們的靈魂也許就不會那么輕浮,飄得像是廉價的灰塵。

      可是,撫慰靈魂不僅僅是有了“自我”二字就簡單能夠做到的,在靈魂的構建上不是僅有個體,而是建立起自我與集體的良性平衡。可悲的是,中國經濟的騰飛是以集體意識的喪失作為代價的,這樣做短期之內也許不會讓國人覺察出它的蝕骨,可是弊病總會暴露,彼時我們會發現——喪失了集體歸屬感竟然會吞噬掉自我精神的小小空間。

      To conclude,用小平的話說,兩手抓,兩手都要硬!我們需要仰望星空的自我意識,也要腳踏實地的集體歸屬感。只有這樣,中國人才算是不辜負歷史,不逃避未來。

      在我們的生活實踐中,中國人是怎樣尋找他的文化與社會身份的?什么對于一個中國人是最最重要的?中國古代的大賈,往往是在官場和下野中都能如魚得水的,所以我們至今可以看見某些有“身份”的商人往往左手江詩丹頓,右手卻是串古樸的佛珠。在對身外物的孜孜追求同時也渴望得到靈魂的安慰。在我的家鄉,人們向寺廟捐不計其數的香火,富商動輒百萬用來建起一座座教堂。也許現在我們已經盲目地將文化,社會身份,甚至是靈魂歸屬都寄托在了宗教上,這好比將一個宇宙壓在了一根稻草上。

      因此,宗教岌岌可危也成為了不爭的事實,看似繁盛,實則內虛,這盛名之下其實難副是因為,沒人懂得她的真諦卻將她看作了拯救所有人的尚方寶劍。

      我們已經走錯了。其實,我們所需要的,最重要的,僅僅是一個足夠強大而堅定的思想,和一個足夠魄力而高瞻遠矚的領導者。若是長嘆一聲,再不出周樹人蔡元培,再沒有毛澤東鄧小平倒是有失公允的,畢竟社會環境已是時過境遷——時代孕育偉人說的沒錯。

      那么,對于中國人最重要的,也許就是在這么一個沒有大風大浪卻也暗濤洶涌的時代,在這么一盤棋上,就做一顆光榮的棋子,能夠走出自己漂亮的一步,也能為了全局甘愿放下自我。

      社會養育我,社會治愈我。但愿這時代會拂去所有人的傷痛,讓所有人都能有——知道自己方向的靈魂,和,知道自己歸屬的心。

       

      我怎么也無法將這么犀利的文字與那個恬然文靜的女生聯系起來,她總是靜靜地坐在教室的一邊,藏身于同學堆里,默默無語。可是,如果沒有心懷天下的濟世情懷,如果沒有日積月累的人文修養,如果沒有切磋琢磨的思辨習慣,怎么會寫出這樣澎湃激昂、憂深思重的文字?我真不了解我的學生朋友。

      我們不是總責備中國的中學教育嗎?填鴨模式與題海戰術,似乎中國的中學教育等同于落后教育。可是,現實一次又一次地教育了我,群體教育對于一個稟賦卓然的個體而言,始終是外在于他的。天才,正如那落在石縫中的種子,遲早是要破土而出了,她的力量一旦彰顯,足可以驚天動地。我們所要完成的就是當她像流星一樣劃過夜空時,懂得去欣賞與珍惜她。

      我們不是總抱怨中國學生的表達能力低下嗎?是的,與外國學生對任何問題總能說上幾句、扯上一段相比,我們的學生更偏愛沉默。可是,如果有一萬種表淺的“意見”與一種深邃的“思想”,你選擇哪個?如果我們這個民族就其性格而言更習慣于在靜默中領會真實的存在,為什么還要去打擾他?仔細想想,我們關于這個世界的語言使用消耗得還不夠多嗎?也許,深潛入沉默之中我們才可以真正地接近語言的本真與本真的語言。

      我們不是總提倡課堂互動教學的重要性嗎?在今天最為時髦的教育理念看來,成功的課堂教學應該符合這樣一個特點:就同一問題持不同觀點的學生唇槍舌戰、互不相讓,教師作為一個中立的旁觀者,靜靜地打量著發生的一切,內心深處不時發出一陣陣訕笑。然而,在這個提倡觀點多元化的時代,我們恰恰忽視了學生保持“沉默”的權利。可是,現實生活不斷地告誡我們,沉默之時正是密涅瓦的貓頭鷹起飛之機。

      正如聲音不代表旋律,知識不代表智慧,意見也絕不代表真理。真理是什么?彼拉多笑而不答。無言,也許正是表達真理的最佳方式。

       

      趣发彩票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