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bmrbz"></b>

    <rp id="bmrbz"></rp>
    <rt id="bmrbz"></rt>
    1.  
      【學術訓練營】王東風教授談“詩意與詩意的翻譯”
       
      發布時間: 2018-05-29 瀏覽次數: 282

      編者按:上外英語學院和研究生院于20185月至12月期間隆重推出“上外研究生學術訓練營”(翻譯研究類),主要形式為翻譯研究高端學術講座和翻譯工作坊,本次講座系該學術訓練營第一講。

        

        

      2018511日晚18:00-20:00,上外研究生學術訓練營(翻譯研究類)第一講于虹口校區圖書館604室順利舉行,由來自中山大學外國語學院的王東風教授主講,主題為“詩意與詩意的翻譯”,王教授深入淺出地告訴我們如何從詩學的角度欣賞詩歌、翻譯詩歌、研究詩歌翻譯

      王東風教授,曾任南京大學教授、中山大學翻譯學院常務副院長、中山大學外語教學中心主任、中國英漢語比較研究會副會長、教育部翻譯碩士教指委委員、副秘書長等;現任中山大學外國語學院院長、全國高等學校大學外語教學指導委員會委員、中國翻譯協會理事及翻譯理論與教學委員會副主任等。國內外累計發表論文90余篇,出版專著2部、教材3部、論文集1部、文學譯著11部,主編詞典一部。主持國家社科基金項目兩次,現主持一項教育部重大攻關課題。獲省社科二等獎兩次、三等獎一次。

        

        

      講座內容由引言、詩意的生成、詩意是形對意的詩化效果、詩意來自于詩歌中獨有的文學性、詩意翻譯之難五大部分組成。

      在引言中,王教授回顧了自19182018年英詩漢譯的發展歷程,譯者對詩歌“節奏”的翻譯并未取得實質性突破,一百年來仍然缺乏強有力的理論指導,更多依靠于翻譯者本身的文學素養和經驗,因此,詩歌翻譯研究其實是“未開墾的處女地”,從詩學角度研究詩歌翻譯,大有可為。所謂詩學,即用語言學工具研究文學之美。朱光潛先生在《詩論》抗戰版序曾提到,“中國向來只有詩話而無詩學”,王教授強調,學術研究正是需要針對實踐中存在的問題提出解決方案,不可只憑感覺“摸石頭過河”。

      詩意是如何生成的?王東風教授表示,此處詩意這一概念選取狹義的定義,即“產生于詩的詩意”。中國讀者在欣賞漢譯英詩時,未必能夠感受到詩的形式對詩意的影響。在探討詩意生成機制之前,王教授以《靜夜思》的語內翻譯為例,分別展示了散文版、六言版及四言版《靜夜思》:

      《靜夜思》

      床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霜

      舉頭望明月

      低頭思故鄉

      《靜夜思》散文版

      那透過窗戶映照在窗前的月光,起初以為是一層層的白霜。仰首看那空中的一輪明月,不由得低下頭來沉思,愈加思念自己的故鄉。(來源于網絡)

      《靜夜思》六言版

      床前明亮月光

      疑是地上寒霜

      舉頭遙望明月

      低頭思念故鄉

      《靜夜思》四言版

      床前月光

      疑是寒霜

      舉頭望月

      低頭思鄉

      在語內翻譯的不同版本與原文的比較中,讀者可以更直觀地感受到什么是詩意。詩意來自于詩形對意的詩化效果,是詩的意思加上詩的形式,二者缺一不可。如有意而無詩形,不能稱之為詩意,而是散文的意,形美是凝聚詩意的關鍵。

      為什么說詩意是形對意的詩化效果呢?中英文對詩意的定義是相似的:中文認為詩意是poetic quality or flavor (百度百科),而英文poticity將其定義為poetic “aura” or poetic effect. 西方詩學中,托多羅夫(Todorov)認為poeticity實際上就是“文學性”。文學性是對語言運用的反常化(defamiliarization,亦譯“陌生化“),詩歌作為文學作品的一種體裁有其特有的文學性,如“分行、節奏、韻式”等。中西方詩人對詩的看法無一例外地強調了格律的重要性,而格律詩的節奏即為語言運用的反常化,也是詩歌獨有的文學性。王教授將詩意與“反常化”相聯系,結合形式主義觀點,提出形式也是內容的一部分。如《靜夜思》的不同版本,語言形式的差異會造成表達效果的不同。《靜夜思》原文形與意的結合使讀者能夠感受到詩歌中蘊含的詩意。

      王教授引用了美國詩人弗羅斯特的一句話以說明詩歌中獨有的文學性:Poetry is what gets lost in translation(詩是在翻譯中丟失的東西)。郭沫若作為文學家造詣頗深,他翻譯的《西風頌》將原詩意象完美呈現,但《西風頌》原詩為十四行詩,節奏為抑揚格五音步,在譯文中沒有得到體現(除前兩行以若干節奏單位呼應原文外,后文節奏未能譯出),因此不屬于詩意之美。當讀者欣賞《靜夜思》不同版本時能感受到形式的缺失對詩意的影響,同樣地,《西風頌》英詩漢譯中形式的缺失也使得詩意大打折扣,意象之美無法充分體現詩歌獨有的文學性。隨后,王教授又以《天凈沙·秋思》為例,闡明意象之間的情景與文化關聯,倘若將原詩意象替換,如將“枯藤老樹昏鴉”中的“鴉”改為“鴨”,全詩意韻蕩然無存。“鴉”多棲息于枯藤,情景營造出悲涼之感,而“鴨”多在水邊,情景無法自然關聯,文化意味也大不相同。隨后,王教授展示了狄金森詩歌翻譯的不同版本,提出“以逗代步”的方法翻譯格律。選取的狄金森詩歌為抑揚格四音步和抑揚格三音步交錯,王教授在譯文中以字逗代音步,并輔以平仄、押韻,實現詩形的翻譯。自由詩和格律詩各美其美,但從形式上來看自由詩是詩歌和散文的雜合,不具有純粹的詩意。在翻譯西方格律詩時,不僅需要重視意象,更需要重視格律,走出傳統詩歌翻譯的老路。

      最后,王教授提出詩歌翻譯之難,難在音形意兼顧。如何翻譯詩歌中的詩意?攜帶詩意的詞語在詩歌中往往起到多種作用(即“詩學功能“),翻譯中很難兼顧多個方面:意象、音韻、形態。讀者因語言限制無法欣賞原文選擇閱讀譯詩,譯者應該盡可能地把原文的詩學真相真實再現。

      提問環節中同學們向王教授請教關于漢詩英譯、英詩漢譯練習注意事項和古英語詩歌翻譯等問題,王教授分別作出回答,并建議有興趣的同學可以從利用雙聲詞進行十四行詩翻譯練習入手。

      本次講座在聽眾們熱烈的掌聲中圓滿結束。歡迎關注上外研究生學術訓練營(翻譯研究類)后續活動!

       

      趣发彩票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